百姓之声

谁不说俺东平好

2019-5-24

文/尹爱青

我的家乡东平位于鲁西南,东临五岳独尊的泰山,西临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我是土生土长的东平人,东平的山水滋养了我,米粮养育了我,东原文化熏陶了我,同样我也见证着她的变化。打开记忆的闸门,抚今追昔,感受着她的变迁。

路之变——今非昔比

我从乡镇搬到县城居住已经有16个年头,我老家是农村,所以穿行在城乡间的道路上,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昨日一路烦恼,今天一路欢歌。

对于家乡的老路,印象最深的就是泰东路县委以东路段。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东平高级中学读书,每周骑自行车回家成了极为消耗体力的事儿。出了校门向东是长长的大上坡,一般人都选择骑行兼推车步行轮流前进,而我却坚持一鼓作气,直接冲坡。当然每次冲到坡顶都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两腿酸软无力。尽管这样,到了坡顶也不敢歇息,飞奔下坡,迎接第二个坡的攀爬。离开泰东路向北距家还有十几里路,乡村的道路虽然是沙石铺的,但坑坑洼洼,一路颠簸,五脏六腑都快要颠出来了。有时候抄田间的近路回家,而那时的田间路全是土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难行。

“要想富先修路”,“经济发展,交通先行”,改变家乡道路的口号响彻东原大地。曾经这难行的路段,在县领导英明决策部署下,新世纪之初实施了削高填洼,同时拓宽了这条我走的最多,也是家乡直通泰安市的路。道路两侧绿化带生机盎然,绿树、红花、小草高低分明,错落有致,一路的花香取代了原来的杂草丛生,乱石成堆的荒凉。

今日,我们不再为行路难所困扰,不仅公路四通八达,而且济菏高速公路成了我们的交通枢纽,晋鲁铁路的开通,互补了城乡相连,带动了家乡的经济发展,我们的农副产品被运输到天南海北。良好的交通体系,吸引了广大客商前来投资。外商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经济效益,还安置了城乡富裕劳动力。许多人不用背井离乡,在家门口就能找到心仪的工作,提升了家庭的幸福指数。

住之变——旧貌换新颜

到县城工作后我住进了楼房,免除了每年夏天蚊虫叮咬的无奈与懊恼;远离了苍蝇飞舞,蛆虫蠕动,恶臭难闻的厕所。那时真心盼望老家有一天能和县城一样洁净,而今的新农村建设远远超出期望。村村垃圾入箱,厕所改造完成,处处整洁无比,农村的环境容貌彻底得到改观。走进家乡的每一个村庄,宽敞明亮的住宅整齐划一,家家院落干净整洁。尤其一个个漂亮的新型社区,更是推进了家乡城镇化进程。

乡村公路村村畅通,路边栽种了漂亮的花草和景观树,更是扮靓了美丽的乡村。每村都有文体广场,健身设施齐全。统一安装的排排路灯,把街道和广场照得灯火通明。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庄稼茁壮成长,夏天热有空调,冬天冷有暖气,悠闲娱乐有场所,读书有农家书屋,家家洋溢着现代化新农村气息。

游之变——禅山秀水生态美

光阴荏苒,县城的旧貌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而今的家乡建设围绕着“宜居、宜业、宜游”的奋斗目标,呈现的是“山水环绕,生态绿城,古韵名城”的特色。水是流动的灵魂,引清澈的汶水入城,带动了小城的灵气。水系不仅成了小城的景观,还滋润着小城的容颜。

县城绿化面积更是不断扩大,道路、居民小区、广场、公园,花花草草生机勃勃、常青树郁郁葱葱,装点这美丽的小城。尤其今年春天创卫活动开展以来,市民环保意识不断增强,人人积极参与创卫。大家齐心协力把县城的许多死角彻底清理干净;住宅区、办公区明窗净几;拆除了乱搭乱建,商铺排列有序,道路更加宽阔整洁,每一处都让人感受到从没有过的清新。

宜居的环境根植于自然才有生命力,我们家乡的建设就是依托自然、历史、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建成。佛光灵气照东原的禅山有林木茂密的白佛山;有奇绝陡峭的黄石悬崖;有山体上遍列佛像的司里山;有早期佛教摩崖刻经的洪顶山。相继建成的公园有蒲苇吐翠,百鸟鸣唱,游鱼成群的稻屯洼湿地公园;有依大清河而建,独具特色,木质结构众多的清河公园;以国宝级文物大佛石刻造像为主体的白佛山景区正在维护和扩建之中;贯中大道两旁夏天荷花竞相开放,荷叶连连。

水有沿堤两岸杨柳成荫,宛如玉带,清理河道后蔚为壮观的大清河;有烟波浩淼、水质清冽,鱼虾成群的东平湖;环湖路的铺设,让游客全方位、多角度欣赏东平湖之美。荡小舟穿行在芦苇丛中,观赏着鸬鸭戏水,触摸着菱芡丝丝缕缕。如果亲自摇橹荡桨,更是妙趣横生。在东平休闲、娱乐、度假,处处有风景,处处是乐园。

看不完的家乡景,道不尽的家乡情。东平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有如诗如画的美丽景色,有勤劳朴实的父老乡亲;有辉煌的昨天,奋进的今天,也必将拥有更加灿烂的明天!

编辑:dpbs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